主页 科技 房产 滚动 财经 传媒 娱乐 企业 教育 汽车 生活 商讯 公益 亲子 交友 宠物 读报 本溪日报 本溪晚报

泉州私家侦探揭秘:骨灰级侦探赵青云的心路历程

主页 > 生活 > | it资讯网 2020-05-13 11:38| 我要分享

摘要: 私家侦探这一源于西方的词汇在中国着陆后,经历二十年的发展,已经渐渐剥去了它神秘的外衣。顾名思义,私家侦探是指机关以外从事民商事务调查服务的人。私家侦探机构是指公民或机构开办属于私立性质提供民商事务调查服务的机构。 近些年来,如同雨后春笋般出

 “私家侦探”这一源于西方的词汇在中国“着陆”后,经历二十年的发展,已经渐渐剥去了它神秘的外衣。顾名思义,私家侦探是指机关以外从事民商事务调查服务的人。私家侦探机构是指公民或机构开办属于私立性质提供民商事务调查服务的机构。

  近些年来,如同雨后春笋般出现的调查公司,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泉州等大城市和沿海经济发达城市不断涌现。随着国内经济的高速发展,市民财富的快速累积,“债务纠纷、商业诈骗、情感欺骗”的城市生活“流行病”也同时出现井喷。“财产调查”、“婚姻调查”、“老赖调查”、“信用调查”……当这样的字样出现在人们眼前时,往往让人想起的是警察、但事实上却有着另外一些人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这些人有着自己的方法和技巧去调查取证,他们称自己是“私家侦探”。

(泉州私家侦探赵青云)

  在泉州,这个有些神秘的群体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他们都在做些什么?记者带你一起走进福建私家侦探的“老字号”——邦尼克调查机构,为你揭秘。

  现在从事“私探”行业的主要是三种人

  从业十年来,作为泉州“邦尼克调查机构”的掌门人,40岁的赵青云已经是福建,乃至华南地区“侦探界”的骨灰级专家了。

  “不瞒你说,我带出来的徒子徒孙至少上百人了。去年10月,我去广州参加一个民间调查专题研讨会,好几个参会的嘉宾都叫我‘师傅’,甚至还有个大学刚毕业的小女生直接喊我‘师公’,哈哈哈……”赵青云的笑声中散发着几许自豪的味道。

  赵青云说,近些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私探”行业也水涨船高,蓬勃发展,特别是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现在从事“私探”行业的主要是三种人:一是以前为侦查人员或退伍老兵,调查手段娴熟,行业素质较高;二是未来目标是律师的年轻人,他们不少是大学法律专业毕业的,有激情,有想法,因为考取律师执照竞争激烈,而且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他们把调查公司的工作当作是一种自我历练,我们邦尼克就有几个这样的职员;三是一些并无相关经验的人员,只因有利可图而加入,这种人员素质较低,在搜集取证的过程中不够严谨,个别“害群之马”更是唯利是图,知法犯法。某种程度上拉低了社会对“侦探行业”的印象分。

  要做一个称职的私家侦探并不是只会盯梢就行。在赵青云看来,私家侦探的门槛不低,首先要懂法律,在合法调查的前提下,还要学会用法律自我保护;其次要思维敏捷、具备一定的判断能力和操作能力,比如要有较高的驾车技术、摄影摄像技术、计算机网络技术等;最后要身强力壮,现在干这行的大多是25岁到40岁,毕竟做私家侦探除了用脑还要有体力,熬夜那是家常便饭。

  私家侦探要有颗“悲天悯人”的心

  在人们印象中,往往把私家侦探和“二奶杀手”画上等号。对此,赵青云坦承,作为福建侦探行业的“老字号”,“邦尼克调查机构”仍然把婚姻忠诚度调查作为主要业务之一,这是因为婚外恋调查存在着很大的社会需求。

  “碰到婚外恋事件,当事人内心最纠结的有四个问题:一是为什么?二是她是谁?三是我该怎么办?四是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我们都知道警察不管婚外情的。在苦于没有对方出轨证据的情况下,当事人只能求助于私家侦探。”赵青云说,对私家侦探来说,调查婚外情也是技术难度较低的活。你只需提供被调查人的单位、照片,我们就基本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不就是看他有没有第三者吗?我们每天在他下班的时候,蹲守在单位门口,他去哪儿、与谁接触,我们随时会告诉你,保证把他查个“底朝天” 。

(泉州私家侦探赵青云)

  令记者意外的是,赵青云在谈到调查婚外情问题上,特别强调私家侦探要有颗“悲天悯人”的心,需要具有社会责任感。赵青云说,绝大多数婚外情事件中,女方都是受害者,她们在生活和收入上都是处于劣势,是典型的弱势群体,特别是那些已经步入中年的女性,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将生活和安全感寄托于男性身上,却遭遇背叛,最终有可能落得一无所有。

  “现在房价这么高,像厦门随便一套房子都在500万以上,你如果没有掌握证据去法院起诉离婚,财产最多一人一半。更可恶的是,很多男的,还有小三,通过各种方式转移财产,而当事人却完全蒙在鼓里,最后得到的赔偿是很可怜的。”赵青云说,很多时候,我们除了想方设法去搜集足够硬的证据外,也经常告诉当事人各种法律法规,让她们在维权时占据上风。

  “有些女客户实在可怜,经济困顿,没什么钱。我们也酌情减少她们的费用,就当是做个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