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讯 · 正文

大钲资本控股,瑞幸有意重返纳斯达克

导语
作者 | 《财经》记者 马霖   编辑 | 余乐  
大钲资本此次收购的是前瑞幸高管陆正耀、钱治亚被清算的股份,这标志着陆正耀已彻底出局
2022年1月27日,大钲资本宣布其牵头的...

作者 | 《财经》记者 马霖   编辑 | 余乐  

大钲资本此次收购的是前瑞幸高管陆正耀、钱治亚被清算的股份,这标志着陆正耀已彻底出局

2022年1月27日,大钲资本宣布其牵头的买方团完成了对瑞幸咖啡部分股东股权的收购,此次交易使得大钲资本成为控股股东。

一位接近投资方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此次购股后,大钲资本持有的瑞幸股份从18.97%提升到了30%以上。大钲资本是唯一持有B类普通股的股东,计入B类股的超级投票权后,大钲资本的投票权超过50%,结束了瑞幸持续一年半的无控股股东状态。

2021年12月,曾有陆正耀所质押股权的债权人对大钲资本企图获得控制权表示担忧,认为未来大钲资本可能会让瑞幸私有化,损害股东权益,该债权人反对大钲资本进一步收购瑞幸股权。

但是,一名熟悉瑞幸管理层债权出售过程的市场人士表示,此次股权收购完成后,瑞幸有意重返纳斯达克。这对瑞幸而言是离资本市场最近、最确定的一条通道。

这次和大钲资本一起投资的还有中国私募机构IDG资本,以及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局下属的Ares SSG资本管理公司。上述人士表示,这两家机构也是奔着瑞幸重回纳斯达克来的。因此,私有化对瑞幸咖啡和大钲资本来说并不可行。    

2021年12月初,大钲资本控股的Cannonball向瑞幸注资2.4亿美元,当时这笔交易使得大钲资本在瑞幸的股份从12.73%增至18.97%,投票权从43%增至48%以上。接近瑞幸的高层人士当时告诉《财经》记者,大钲资本可能在洽谈前高管陆正耀、钱治亚此前通过三家SPV公司(Special Purpose Vehicles,无实际业务,用于掌握股权等目的)持有的瑞幸股份。    

陆正耀是瑞幸创始人、曾经的瑞幸控制人,在财务造假事件后退出瑞幸董事会,现已投身面馆和预制菜的创业项目。钱治亚是陆正耀时期的瑞幸CEO,也是财务造假事件的主导者之一,如今已消失在大众视野中。    

2020年4月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爆发后,瑞幸股价暴跌,质押了大量股份的陆、钱二人面临贷款违约。开曼法院任命毕马威作为清算方,并代表债权方处置二人掌握的上述三家SPV公司股份以偿还债务。此次大钲资本联合IDG、Ares SSG收购的总数为383,425,748股的A类普通股票,正是上述股份。    

此次收购意味着,陆正耀、钱治亚曾掌握的瑞幸股份所属终于尘埃落定,二人基本无法靠重获股权翻盘了。目前瑞幸咖啡董事会及公司联合临时清算人已经批准了该交易,认为该交易符合瑞幸最佳长远利益。  

因前CEO钱治亚、前COO刘剑主导了长期、大额财务造假,瑞幸自2020年4月陷入漩涡,2021年2月宣布破产,从纳斯达克退市至场外交易市场。后经管理层几度换血,瑞幸业务艰难地重回正轨,期间不断爆发陆正耀与新管理团队的权力之争,公司治理和经营也多少受到了股权纷争的拖累。  

接近瑞幸高层人士2021年12月曾告诉《财经》记者,大钲资本的利益与瑞幸和股东利益一致。对于瑞幸,在股权层面,要限制和警惕的始终是来自前高管陆正耀、钱治亚的反攻。    

为应对陆正耀可能的反击,2021年瑞幸曾推出应对敌意收购的毒丸计划,并修订了章程条款,“瑞幸想重新做一个完整的切割,让大众看到瑞幸在专注做咖啡。”

风波过后的瑞幸,其业绩逐渐回暖。最新数据显示,瑞幸的亏损正在大幅收窄,其门店销售单价、点单用户数量、点单频率均有大幅提升。

瑞幸2021年前三季度运营亏损共4.2亿元,远低于2020年同期亏损的21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合计运营亏损额,几乎等于其2020年一个季度的运营亏损额。    

上述接近投资方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大钲资本曾派人驻场调研,并一直积极支持瑞幸的董事会和管理层。公司董事会负责制定公司主要战略和重大决策,具体运营主要靠去年造假风波之后上任的郭谨一为首的管理团队和员工。为激励高管,2021年初,董事会曾批准新的期权计划,所预留的期权池占公司总股权约8%,为多年行权计划,保证管理层和公司长远利益的一致。    

对于此次收购股份,大钲资本表示,将继续支持瑞幸的长期成长和发展,持续支持被投公司建立可持续的商业模式、透明的治理体系和负责任的管理架构。

(编辑:袁鑫笛)
关键字:

风险提示 文章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使用 “扫一扫”,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