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日报数字报纸

2015年3月3星期二
国内统一刊号:CN00-0000

本溪日报本溪日报A12 是谁让印象派一步登天 托物寓兴 意在笔先

按日期检索

12 2012
3
4

本溪日报

电子报刊阅读器
放大 缩小 默认

是谁让印象派一步登天

1987年到1990年,纽约和伦敦的印象派与现代派市场最大程度地显示,卖家与买家都可以从上涨中获益;这一时期成就了20世纪艺术市场的繁荣。

《亚里斯多德沉思荷马胸像》伦勃朗/作

艺术史家认为“现代”艺术始于1870年的巴黎,而不是1840年的伦敦或是1900年的全欧洲——现代艺术空前的价格暴涨还不能说明市场趣味已发生决定性改变。老大师市场被印象派和现代派艺术完全侵蚀,还需要二十年时间。来自加州帕萨迪纳的诺顿·西蒙是这两个领域的著名收藏家,1961年在伦敦,他以821400英镑买下伦勃朗的《亚里斯多德沉思荷马胸像》,将老大师作品的拍卖纪录提高了三倍。1971年,在佳士得伦敦拍卖行,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以231万英镑买下委拉斯凯兹的半身像《胡安·德·帕雷哈》,让老大师作品的价格进一步大幅提升;这幅作品的真伪并无疑义,但老大师市场却备受怀疑。尽管在1967—1968年间,印象派作品开始跻身100万美元的行列——莫奈的《圣阿德列斯的露台》达到了141万美元,雷诺阿的《艺术桥》达到155万美元——没有谁感觉到印象派作品的价值正在发生彻底的改变; 就在那个冬天,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还准备以500万美元买下列支敦士登手上的达·芬奇作品。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在2000年的艺术市场上,100幅最贵的画中有92幅是印象派和现代派作品; 从1987至1990年,梵高、雷诺阿、塞尚和莫奈最好的作品造就了20世纪艺术市场的繁荣。但几乎没有人会认为,印象派作品的价格还能在21世纪涨得更高。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就是新的老大师,那些在两个世纪前辛勤工作的艺术家。

亚里斯多德沉思荷马胸像是美国造就了印象派作品市场今天的局面。事后来看,在1930年至1980年间,他们多少把持了艺术市场的顶端。战后真正能与美国的私人买家竞争的,是博物馆。在1975年之前的三十年间,这些博物馆仍然能在价格上胜过私人买家; 其他的竞争者只有希腊的船主。在20世纪50、60和70年代,博物馆和富有的希腊人独力阻止了坚决的美国收藏家扫荡莫奈、雷诺阿和毕加索的作品,当时用2.5万—25万美元就能买到这些艺术家最好的作品。在苏黎世和日内瓦,瑞士交易商悄悄进行大额交易,但是直到70和80年代,瑞士人建立起投标财团,他们才开始与竞争者分庭抗礼。

当时的价格战至今让人侧目。2004年5月,毕加索的《拿烟斗的男孩》在苏富比纽约拍卖行以1.041亿美元卖出,而在1950年,惠特尼大使买下这幅画只花了3万美元。1989年,保罗·梅隆以2640万美元卖出马奈的《莫斯尼尔街》,而在1931年,雅各布·戈德施米特买下这幅画只花了6.5万美元。1987年,梵高的《向日葵》在佳士得伦敦拍卖行以2420万美元卖出;泰特美术馆在1924年购买的版本花了塞缪尔·考陶尔德的基金会1304英镑。

苏富比和佳士得终于开始将一些名录公之于众,列出了1950年到1980年间,美国上一代印象派和现代作品收藏家的名字。有一些远不如东部的贵族家庭——像惠特尼、洛克菲勒和梅隆家族——著名的重要买家浮出水面。印象派作品的买家广泛分布在中产阶级里以及美国的中西部——来自俄亥俄的约翰·帕蒂森·威廉姆斯几乎不为人所知,他拥有的蒙德里安作品《百老汇布吉乌吉》现在价值4000万美元,在1980年之前,身份不明的罗伯特和吉恩·本杰明一直是康定斯基的重要作品《创作》的主人。

1980年5月,亨利·福特二世这个富有魅力的名字让印象派和现代派市场一步登天。他在一场拍卖会上卖出七幅画,最贵的一幅是梵高的《诗人花园》,价格达到576万美元,是这位艺术家此前的拍卖纪录的五倍。《花园》在1958年的戈德施米特拍卖会上价格为13.2万英镑(约50万美元)。艺术市场一再证明,一个爆炸性的价格最能吸引电视和报纸的注意,让公众为之着迷; 一幅杰作让整个市场直上九天,那是夜空中的明星,是恢弘的幻景。《花园》这幅笨拙、沉闷的画远非梵高的最佳作品,但却创下新的价格纪录,这让竞买者产生了信心,于是一周后,在佳士得纽约拍卖行,毕加索的那幅耀眼的蓝色时期自画像《你好,毕加索》拍出更高的583万美元。又过了两周,惠特尼以714万卖出透纳的《朱丽叶和她的护士》,创下新的世界纪录。

这些高昂价格的历史背景是,1979年伊朗国王被推翻,接着又发生了石油危机。美国的优惠贷款利率在1973年至1974年的阿以战争后已经飙升到13.5%,造成严重的石油短缺,而在1980年升至20%,后又升至21.5%,达到历史最高点。各种基金从华尔街逃往房地产和艺术品。纽约交易商理查德·费根向全世界宣告了艺术市场的新智慧。“我们在玩的是一种新的游戏,”他声称,“每一幅重要的画都会创下新的纪录,我们最终将会看到价值2000万美元的画。”

既没有先例,也难以想象,但价值2000万的画真的出现了。人们还需要再等上七年。1980年的高价被证明还不是真正的曙光,我们现在已能看清出现这种情况的经济原因,但在当时却并非如此。美国两位数的利率持续了五年之久,一直到1985年,低息贷款的消失以及经济衰退让艺术市场陷入低迷,只在1983年5月有过短暂的晴天——当时苏富比举办了收藏先驱亨利·哈夫迈耶的遗产拍卖会,16幅画共拍得1683万美元。这次拍卖创下3700万美元的艺术品公开拍卖纪录,但却是对一个自鸣得意的理论的严峻考验,这个理论相信,无论经济形势如何,艺术杰作总能带来可观回报。在哈夫迈耶的遗产中,最珍贵的是德加的那幅令人痛苦的精美之作《期待》:一位忧郁的母亲在等待自己跳芭蕾的女儿,她要么是在试镜,要么是在巴黎歌剧院的休息厅里作为情妇的候选等待某位戴礼帽的花花公子的评判。这幅作品要是在21世纪,合理价格也许是5000万美元,而在当时仅以374万美元卖出,买家不是私人,而是加州的诺顿·西蒙和盖蒂博物馆。这个价格当时是印象派作品的最高纪录,但如果过五年再卖,则可能达到3000万美元,而现在无疑会超过6000万美元。德加的《咖啡馆音乐会》也拍得341万美元。但这些卖价已足以让苏富比的印象派作品专家大卫·南希点燃一支雪茄,卖力唱起《幸福的日子又来了》,并且开始谈论“艺术繁荣时期”的到来。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在线订报
| 在线投稿 | 手机触屏版
主办单位:本溪日报报社 制作单位:53bk.com
备案号:辽ICP备130128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