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日报数字报纸

2015年3月1星期日
国内统一刊号:CN00-0000
洞天周刊A12

按日期检索

12 2012
3
4

本溪日报

电子报刊阅读器
放大 缩小 默认

南下·过年 (上)

□ 作者 □夏子涵

从甲午年腊月二十九到乙未年正月初四 沈阳—东莞—深圳—香港—武汉

全程5750公里 2015路上的年

2015年2月17日,甲午年腊月二十九,小雪

16时55分,沈阳到深圳的飞机没有晚点

确切一点说,我的年从关上行李箱的那一刻便开始了……

第一站·东莞

常平的除夕 没有灯笼和鞭炮

甲午年的最后一天,归乡的人在电话里说:“妈,我回来了……”;而我在电话里说:“妈,我出发了……”。到达地是深圳,确切地说,是距离深圳64公里的东莞市常平县,在那里,有我的叔叔婶婶和爸妈,还有一个特殊的年。

先交代一下背景,妈妈年前退休,爸爸便请假陪她南下来到叔叔家探亲,顺便把年也给过了。于是,我投奔着爸妈也来到东莞,准备来一个东北人到南方去过年。

过年之前,得先把羽绒服脱掉。

刚到东莞,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气候。温润、潮湿,轻薄的外套配单裤,中午温度高还可以穿半袖发个朋友圈嘚瑟嘚瑟。听叔叔说,这个时候的东莞气候是最舒适的,平均气温在20度左右。至于屋里的温度,我终于明白了“有一种冷叫没有暖气”,秋衣秋裤别着急收,在屋里穿刚刚好。

东莞的加工业很发达。叔叔家住在东莞市的常平县,那里就有很多加工厂,一个院子里可能就会有三四家工厂,这个加工塑料,那个加工弹簧,工作是流水线作业,吃住的是食堂和宿舍。一过年,打工的人都回家了,这时候的常平,安静得如同空城,但是热闹的,在家里面。

大年二十九,客厅的电视里播放着辽宁卫视的辽视春晚;大年三十,餐桌上是妈妈味道的年夜饭,我开玩笑:“关上门,我明明还在本溪!”不过,在本溪的除夕夜,你是绝不能安静地看完春晚的,但是在常平,做到了。常平的除夕没有鞭炮,只有些许礼花,而且,从窗外望去,几乎没有人家点灯笼,星星点点的灯光,却不是除夕红。因为没有鞭炮声,我这东北姑娘竟然安静地入睡了,十二点被叫醒吃顿饺子,至此为止,我的南方年还是“大碴子味”的。

说到今年的除夕夜,抢红包和视频拜年绝对是重头戏。晚饭期间,大家纷纷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的视频功能,和本溪的家人问候拜年,举杯共饮,亲切的东北话像给屋里安了暖气,一下子暖和了。

2015年2月19日,乙未年正月初一,多云

从常平到深圳罗湖口岸的动车每隔半小时就有一趟,我坐了一班早车

罗湖口岸下车,走着走着,就可以走到香港……

第二站·香港

香港的年味 穿在孩子身上

乙未年的第一天,我揣着通行证,掩不住兴奋地“通勤”到香港去。在我心中,给香港贴了太多标签:看不厌的警匪片、没有税的购物天堂、明星集散地、好玩的迪斯尼、油尖旺、港式茶餐厅……但这一切的美好却让听不懂的粤语给打破了。香港的第一站去了维多利亚港,因为当天多云,整个气氛都是灰蒙蒙的,对岸的香港岛像加了一圈光晕,海风中的我颇有拍艺术照的风范,一张与维多利亚港的合照不争地表达着“到此一游”。

中午12点之前,香港还没醒。很多商铺拉着卷帘门,上面写着“恭喜发财,初四营业”等字样,我饿着肚子闲逛,终于在铜锣湾的街角发现了一家开门的餐馆。但是一进去,傻眼了,菜单上的繁体字首先要在脑海里转换成简化字,转化完简化字还得想象一下那菜的味道如何,看过之后把服务员叫来点餐,她操着非常不标准的港普,还有些不耐烦,导致我的香港第一餐非常不顺心,现在回头想想,那个服务员是不是还忘了给我上饮料?

其实在去香港之前,弟弟就培训我一下,比如在香港千万不能叫“服务员”,一定要说“靓女”、“靓仔”;在点饮品时不能说要“凉”的,得说“冻”的;过马路千万得等绿灯;坐地铁一定要给老人让座……之前听着好好的,后来越听越不对劲,什么叫“千万”得等绿灯,什么叫“一定”给老人让座,这些看似常规的行为怎么成了硬性规定?

其实,问号的背后,是文明的距离。

香港的设施很旧,却旧得一尘不染;香港的路很窄,却窄得人车避让;香港的物件很老,却老得精致耐看;香港的楼很高,高得把天挤成了缝儿;香港的房子按尺计算,房价也贵得离谱;香港写繁体字,却可以在公共场所看见一行简化字;香港地铁上的爱心座椅永远是空着的;香港到处是西装革履的外国职员而非游客;香港的半夜当下午过;香港的年味是穿孩子身上的唐装;香港人爱喝奶茶,爱吃菜心和甜酱;香港之于大陆,以自由的名义,却填不平那道鸿沟……

香港的夜刚开始,我也结束了短短一天的香港行。末了我在朋友圈调侃:“与其在香港当靓妹,不如回东北做大妞。”

不过,南北两地都是家。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在线订报
| 在线投稿 | 手机触屏版
主办单位:本溪日报报社 制作单位:53bk.com
备案号:辽ICP备130128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