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日报数字报纸

2015年2月15星期日
国内统一刊号:CN00-0000
洞天周刊A9

按日期检索

12 2012
3
4

本溪日报

电子报刊阅读器
放大 缩小 默认

本溪 开启中国冶铁新时代 (二)

——扫描一铁厂的奠基者顾琅

1916年,不知什么季节,很感人的一幕正在本溪湖制铁工场上演:众多人聚集一起,送别本溪一铁厂的奠基人顾琅。儒雅的顾琅,一脸的别情离绪,深情地望着自己为之奋斗4年的地方,说不清是惘然还是郁闷。

说顾琅是本溪一铁厂的奠基人,很多人会感到讶然。难怪,本溪人对顾琅很陌生。但在上个世纪初,顾琅是个名重天下的人。

20世纪初年,中国的地矿学刚刚建立,早期的地质矿业家邝荣光、顾琅等人,在直隶以及其他许多地方开展了程度不等的地质矿产调查,做了开创性贡献。

20世纪初年,中国地矿学的第一代著作《中国矿产志》由南京启新书局、上海普及书局和日本东京留学生会馆联合出版发行。《中国矿产志》一经出版,经清政府农工商部和学部鉴定,被推荐为“国民必读书”和“中学堂参考书”。至1912年10月,6年间再版4次,可见,该书在当时产生的极大影响。

《中国矿产志》的作者是谁?一为鲁迅,另一个即是顾琅。对中国的地质矿产做出了开创性贡献的顾琅,是怎样来到本溪的?

1912年,本溪迎来了一个历史的转折关头。

继中日合办“本溪湖商办煤矿有限公司”之后,中日又达成了合办“本溪湖商办煤铁有限公司”的协议。本溪由单一的煤矿开采走上了兼营煤铁的发展道路。

发展炼铁事业,就有了炼铁部的成立,就有矿业部的成立,之后就要兴建炼铁高炉。

谁来负责炼铁部?负责矿业部?急需矿业管理的专门人才,急需炼铁的专门人才,一个紧迫的问题摆到中日总办的面前。

那时,中方总办是葆真,日方总办是岛岗亮太郎。选择什么样的人来担任这个职务,中方有中方的考量,日方有日方的算盘。

日方肯定想从日本的八幡制铁厂聘请人选,中方对此无法同意。中方也有自己的人选,比如吴仰曾,比如矿荣光,这些人都是留美的矿学人才,在中国的影响非常大,但日方对他们的留美背景肯定保持着警惕之心。

在磋商中,一个人走进了他们的视野,这人就是顾琅。

此时的顾琅,以一部《中国矿产志》奠定了自己中国地学开创者的地位,在中日都形成了自己的影响力。

顾琅的经历也为中日双方接纳。

顾琅,又名顾石臣,1880年生于江苏江宁,1898年考入南京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矿路学堂学习采矿,矿路学堂是中国近代唯一的培养地质地矿人才的专门班级,当时的鲁迅也在这个班学习。

1902年毕业后,与鲁迅等同学赴日本留学,先入弘文学院,后入东京帝国大学地质系,获工学士。留日期间,顾琅于1905年至1906年,与后来成为文学家的周树人(鲁迅)合著《中国矿产志》,并编绘《中国矿产全图》,这是辛亥革命前第一部全面记述我国矿产资源的专著。

1908年毕业回国后,考取进士,宣统元年授翰林院庶吉士,同时,参与中国地学会的创建(担任评议员)。

用现在的话说,顾琅那就是个学霸。在日本留学就有显赫的成就,回国后不经意间把别人追求一辈子的进士轻松收入囊中。

此时的顾琅在干什么呢?正被天津高等工业学院聘为教务长,一直希望中国要培养中级工务人才的顾琅正在此施展才干。4年的实践,为中国培养了第一批工业上的职业人才,顾琅因此成为了中国职业技术教育的重要倡导者。

有8年的留日经历,有重要的学术成就,有深广的影响力。这3个条件满足了中日双方的共同要求,顾琅成为了本溪湖煤铁公司的不二人选。

这边看中选中了顾琅,顾琅愿意来吗?

一生都怀抱实业救国理想的顾琅,对这个机会也是十分重视。环视当时的中国,能让顾琅实现理想的地方并不多,除汉冶萍而外,也就少数的几个煤矿。

权衡一番,顾琅选择了本溪。

1912年,生于江南的顾琅,怀揣实业救国的梦想,来到了关外的本溪湖。

来到本溪湖后,顾琅具体做什么工作呢?有的资料上说他受邀请来担任商办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矿业部部长兼制铁科科长。有的资料说他在本溪湖煤铁公司担任矿业部长兼炼铁部长。

我采信第二说。

担任矿业部部长,是理之所在,顾琅的专业就是矿业。

兼炼铁部部长,顾琅的专业不在炼铁,但矿业和炼铁的关系紧密。更重要的是,现代化炼铁,需要专业性的技术,更需要世界性的眼光。专业性的技师,可从日本的八幡制铁厂请来,懂得世界冶铁发展趋势眼光的人则不是一个技师的所能。有眼光、有参照、有比较、有专业,才懂得取舍,懂得选择。

顾琅来到本溪湖后,制铁部的工作就面临修建炼铁高炉带来的设备的选择和地点的选择问题。

后来的事实是:本溪湖第一座高炉的炉体设备购自英国匹亚逊诺尔斯工厂, 装料卷扬机、锅炉、鼓风机和发电机则是从德国的伯利希、伯尔兹和AEG三家工厂分别购进。

对这座高炉,后来的评价是“亚洲首屈一指”,“东北地区洋式高炉的鼻祖。”

这样的评价有互相砥砺之处,“亚洲首屈一指”的地理范围是包含了中国,而“东北地区洋式高炉的鼻祖”则把所指局限在东北。其实,这两个评价是属性不同造成的。“亚洲首屈一指”指的是先进性,说这座高炉的先进性冠绝亚洲。“东北地区洋式高炉的鼻祖”,指的是洋式高炉在亚洲修建时间上的先后,就我所知,在本溪湖第一座现代化高炉修建之前,中国有汉阳铁厂高炉的修建,日本有八幡制铁厂高炉的修建。但论其技术的先进来说,不论是汉阳铁厂的高炉还是日本八幡制铁厂的高炉都赶不上本溪湖的这座高炉。

说这话的根据是什么?

在世界冶金史上,中国古代钢铁发展的特点与其他各国不同。世界上长期采用固态还原的块炼铁和固体渗碳钢,而中国铸铁和生铁炼钢一直是主要方法。由于铸铁和生铁炼钢法的发明与发展,中国的冶金技术在明代中叶以前一直居世界先进水平。

到了近代,英国自1769年蒸汽机发明之后,引发了纺织、铁路、轮船等工业革命的爆发。工业技术的发展,推动了冶金工业的发展,柏塞麦的现代炼钢法得以出现,并迅速普及。英国成了世界冶金工业的龙头老大,到1856年,生产生铁250万吨,钢产量6万吨。

英国先进的冶金技术迅速被德国引进,善于学习、善于较真的德国人以后发优势,到20世纪初超越了英国,中国人最熟悉的克掳伯大炮,就是德国制造的。

20世纪初的英国和德国,是冶金设备和冶金技术最先进的国家。

本溪湖的第一座高炉设备和技术从这两个国家引进,必须具有世界性的眼光。

制铁部部长顾琅,负有制定设备和技术引进的责任。当他的目光扫描世界的冶金业时,不期然地锁定了英国和德国,经中日双方总办及理事会后而成定局。

设备来自英德,工程设计由德国负责,技术指导由日本八幡制铁所的技术监督大岛道太郎和炼铁部长服部渐负责。

具有国际优势的组合就在本溪湖展开。

1914年4月,大地复苏,万象更新。

本溪湖南山山麓,本溪湖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工程开始了。

地基是1913年9月打下的,在此地基上一座现代化的高炉在万众瞩目中修建。

忙碌的施工队伍,堆积如山的各种设备和材料,把南山、把溪湖铺展得气派无比。

世代居住于此的溪湖百姓,被这气派惊讶得目瞪口呆。

“哎呀,这场面太牛了,明王朝的炒铁百户所也难以相比,恐怕只有明王朝修筑辽东边墙时的场面才能相比。”

场面上,有德国人在忙碌着,有日本人在穿梭着,不时也有英国人的身影出没着。

顾琅除了到庙儿沟检查开采的进度或是对铁矿石的品位予以鉴定、或化验铁矿中所含的各种元素外,大部分的时间也是花在一号高炉的施工现场。

中国数千年的冶铁史将从此翻开新的一页。有了现代化的钢铁业,必将推动铁路、纺织、轮船、军事工业的发展。

这是顾琅那一代人的梦想,南方的汉冶萍是一个不太成功的示范,顾琅热切盼望北方的本溪湖有一个成功的示范。

施工从4月持续到11月23日完成。

拔地而起的高炉,气派非凡。炉体高于地面83.3米,炉底至炉顶高66.7米。炉顶有瓦斯放散筒2个。高炉设有双层风口,上、下排风口各9个,两排间距1米。放渣口2个,出铁口1个。安装的2台德国AEG工厂制造的588.4千瓦的鼓风机开始供热风炉冷风,另有3座热风炉向高炉供热风。

这座高炉于1915年1月13日正式开炉生产。

领跑中国现代化冶铁的使命随之诞生。

自此,一号高炉在中国大地上站立了100多年,见证了中国近代以来的冶铁历史,如今,成了硕果仅存的地标性建筑,告诉着世人它独一无二的风貌。

顾琅是一号高炉、也是制铁工场、也是后来的一铁厂的奠基者。他在本溪湖近5年间,和众多的专家完成了对高炉设备的选择,并见证了一号高炉的崛起。今天回看,其眼界,其视野令人赞叹。其实,关于一铁厂选址的决策,更是具有远大目光的选择,留待下文再说。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在线订报
| 在线投稿 | 手机触屏版
主办单位:本溪日报报社 制作单位:53bk.com
备案号:辽ICP备130128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