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首页 新闻 房产 汽车 美食 商界 文娱 婚嫁 团购 论坛 公益 亲子 交友 宠物 读报 本溪日报 本溪晚报

家门口的路

社会百态 | 本溪晚报 王立国 2014-7-18 10:33| 我要分享 | 广告推广

摘要:   路有很多种,有柏油路,有土路,还有碎石路……历史上,秦修驰道,汉通西域,由古及今,路是十分重要的。有路有世界,有路有文明,有路才有中华民族载誉千年的兴旺发达。我家门口的路,没有“高路入云端”的雄伟 ...
更多


  路有很多种,有柏油路,有土路,还有碎石路……历史上,秦修驰道,汉通西域,由古及今,路是十分重要的。有路有世界,有路有文明,有路才有中华民族载誉千年的兴旺发达。我家门口的路,没有“高路入云端”的雄伟壮丽,没有“天堑变通途”的激昂豪迈,更没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悲壮与传奇。它只是一条普通的乡村公路,是一条伴我成长的路,是让我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找到家的路。


  小时候,家门口的路是沈阳到丹东的运输主干道,曾经单排道,车流稀少,在没有现代化交通工具的时代,以马车、拖拉机为主要交通工具。每当马车进入村庄时,车老板总是“啪啪”地甩响鞭子,马蹄声,銮铃声,吆喝声,此起彼伏,那清脆悦耳的旋律,如今依旧在我耳边回荡。拖拉机的喘息声总是那么轰鸣,在很远的地方就会听到。汽车很稀少,偶尔呼啸而过,我们总是远远地观望那“怪物”在奔跑。更多时候,路是我们的乐园,比村里的场院平整,比乡村小路舒服,光着脚丫在路上翻跟头,追逐奔跑,踢球玩闹。每当爷爷到城里办事,我就坐在门口的石墩上等待,或许爷爷能给我带些好玩的、好吃的回来,还能听到一些新鲜事。


  那时的路,是充满希望的路,我也幻想着有一天能沿着这条路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充满幻想,也充满希望与期待。有一次,我动员了几个小伙伴,悄悄地向市里进军,当我们走到火连寨大岭的时候,已经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水泥厂高大的建筑和灰蒙蒙的烟尘。当我们继续前进时,爷爷骑着自行车来追我们了。那时的我,第一次站在大岭上观望,那朦朦胧胧的厂房,工业的气魄震撼着我。当我恋恋不舍地离开时,我不住地回头看,那就是城里,那就是现代化,沿着家门口的路走下去,就会看到幸福与美好。


  上世纪80年代以后,家门口的路升级了,被更名为304国道,汽车成了主要的交通工具。銮铃声变成了喇叭声,见到人总是离得很远就羞答答地鸣叫,偶尔也有大嗓门的汽车发出轰轰地叫喊。自从我的皮球在家门口的路上被汽车无情地压扁,我想我的乐园已被车水马龙取代。但是,随着路宽了,车多了,生活也越来越好了。上中学时,记得有一次大雪封路,雪已经没过了膝盖,爷爷拿着铁锹在前面开路,我背着书包在后面跟着。当走到火车站小桥的时候,爷爷停了下来,说:“剩下的路,靠你自己走了。”而这句话伴随着我直到现在。我沿着这条路上小学、念中学、考中专,沿着家门口的路一步一步地走进城市。无论怎样,家门口的路就在那里,回家的路就在那里,而剩下的路,要靠自己去走。


  如今,伴随着城镇化的推进,昔日蜿蜒曲折的路,变得更加宽敞笔直,时代赋予了它新的名字——沈本大道,贯通东西,连接沈本,四通八达,车流如织,成为名副其实的物流运输大通道。在我心里,那永远是希望与梦想之路,是振兴与腾飞之路,更是给人民百姓带来幸福与美好的福祉之路。


  不管我走多远,家门口的路就在那里。我会沿着那条路,面带微笑,向着梦想,满怀信心,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