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首页 新闻 房产 汽车 美食 商界 文娱 婚嫁 团购 论坛 公益 亲子 交友 宠物 读报 本溪日报 本溪晚报

痴情人生洒脱魂

山城名人 | 本溪日报 孙 承 2014-7-17 09:54| 我要分享 | 广告推广

摘要:   名家简介  李冶刚,1952年生,2012年退休。做过学生、知青、工人、教师、宣传干事、支部书记、工会主席……经历丰富。自幼在外祖父李笑如身边长大,受其熏陶影响,随手经常涂鸦。曾为鲁迅美术学院孙恩同教授函 ...
更多






  名家简介


  李冶刚,1952年生,2012年退休。做过学生、知青、工人、教师、宣传干事、支部书记、工会主席……经历丰富。自幼在外祖父李笑如身边长大,受其熏陶影响,随手经常涂鸦。曾为鲁迅美术学院孙恩同教授函授学员。有作品参加本钢美展、市美展、省五市联展等。善写梅竹,本溪市美术家协会会员。


  在本溪美术界,提起他,许多人都知道;唠起本溪美术界,尤其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对于他,大都很熟悉。当然,这与他性格开朗,善于交往有关,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有个好姥爷。


  他姥爷是本溪第一代科班出身的美术教员、是山城美术事业的开拓者、是“本溪美术现象”的奠基人、是培养出冯大中这样画坛巨匠的一代宗师,说到这你可能就猜到了,这是李笑如。对,他是李笑如的外孙李冶刚。


  第一次知道李冶刚的名字是1996年。当时我去冯大中老师家闲坐,大中老师正在为恩师撰写碑文,长方宣纸上洋洋洒洒,勾勾画画,待碑文改定,他要将草稿扔进纸篓,我急忙挡住:冯老师,这李笑如先生的墓志铭给我吧。冯老师问“你要这干啥?”我笑着说:“研究研究。”冯老师便把碑文递给我。拿回家细细拜读,最后在落款上看到“岁在丙子清明 学生冯大中,外孙李冶刚、李冶韧、李冶强、李婷婷敬立”的字样。第二次是我的同行莫永甫为给李笑如立传,撰写了《一生坎坷有谁知》一文,结尾一句:“外孙李冶刚在本钢南地医院工作,偶尔为朋友们写幅梅花,仍可见其家学渊源。”于是知道了李冶刚也在画画。而近距离接触是因他的同学冯晶。冯晶是原机械局团委书记、拖拉机厂党委书记,我曾经的同事。平时话语不多,看我主办了《关东风艺术专刊》,便向我推荐了他的这个同学。那天,我俩一同来到李冶刚的画室,只见画案上摆满画笔、颜料、宣纸,墙上挂满他画的梅花、竹子和书法。一见他的画和字,心里油然而生莫永甫那种“仍可见其家学渊源”的感慨。


  李笑如只有一个女儿,名叫李瑞芳,今年87岁了,她虽然没有子承父业,但做为美术教师出身的她在绘画上极有天赋,现存的《雄视寰宇》和《绶带牡丹》两幅工笔画,让人叹服她的造形功力和写实笔法。李冶刚1952年出生,从小在这样的家庭耳濡目染,自然对绘画情有独钟。书法大家韩天福当年曾是李笑如的学生,常常到家里请教,李冶刚也跟韩老师学过书法。李冶刚1968年下乡到蓝河峪,地点就是现在的老边沟。知青的苦不说自明,但他今天讲起来却很轻松,说自己大雪天去山上捞柴火,回来进村就是个“雪人”一样。下乡三年,历经坎坷,终于有机会抽工回城,但作为长子,他要照顾弟弟妹妹,照顾这个家,要通勤上班,不能全部心思放在写字画画上。即便如此,他的绘画也卓有成就,早在1985年,他的作品就参加了本溪、辽阳、鞍山、营口、大连五市第四届中国画联展,他的国画《春雪》与本溪的苏寿同、冯大中、王中年、宋毓敏、马克福、邢世靖、杜世斌、杨静生等画家的作品并列。后来,他也有作品参加各种展览,但数量不多,好在他从事的工作一直与美术有关,便未扔下手中的画笔。他在本钢南地医院工会做宣传工作近30年,门前竖的板报、走廊挂的规章、运动会举的牌子、办公室挂的山水,都离不开他的出力流汗。直到2011年,因到了接近退休的年龄,组织照顾他,把他安排在退管办,每天事少了,他才有了时间,在办公室对面设立一个画室,把当年爱好重新捡起。退休以后,他弟弟给他找了间闲置的房子做画室,他每天早起吃过饭从宾馆路赶到西泊子画画,保持着上班时的规律。


  李冶刚爱喝酒,这在圈里是出了名的。那天,我俩皴擦点染还没唠几句,他就忙着打电话邀人,告知大家几点几点到哪个饭店。这颇有他姥爷的遗风。据说,李笑如当年就是酒中神仙。这也难怪,他不是姥爷看着长大的,而是跟着姥爷长大的。那时,姥爷的学生多,都知道姥爷爱喝酒,就到家陪着姥爷喝。有一次他在歪头山下夜班,坐火车到本溪已经后半夜两点了,当时没有出租车,待他走回新立屯的家里时已是凌晨3点多了,而家里还亮着灯,一个学生正陪着姥爷喝呢!那劲头,真赶上现在熬夜看世界杯了。


  李冶刚说自己兜里揣不住200元钱,兜里有点钱必定“得瑟”出去。他不仅请别人喝酒,还替别人买单。一次,他一个同学张罗了个局,可到结账时,他又“挺身而出”。因李冶刚的豪爽,他的朋友才多。他家在他下乡的农村买了一间民房,起名笑如山庄,二弟李冶韧住在那里,到了夏天,他母亲也到农村去居住。7月11日,我顺路到这里拜访,问他弟弟冶韧,你大哥什么时候来呀?冶韧笑笑说,他来动静可大了。言外之意,得呼朋唤友“缕缕行行”。冯晶也告诉我,你找李冶刚,最好上午去,那时他在画室画画。我问,下午呢?冯晶神秘地一笑,要么在喝酒,要么在喝酒的路上。


  李冶刚画画爱画写意,他说写意要胸有成竹,要一蹴而就,笔下能见真功夫。他的性格风风火火,来不得一画几天甚至几个月的工笔。我在他的画室看他画一幅竹子,刷刷刷,他用笔潇洒苍润,墨气浓重,严谨自然,劲挺有骨,仅仅十分钟,一幅纵横披离、摇曳多姿的墨竹跃然纸上。


  李冶刚的豪爽更表现在他对自己作品的挥发上。我接触过一些书画界朋友,大都对自己的作品珍爱有加,说自己的作品多少钱一平尺,从不轻易送人。而李冶刚恰恰相反,我劝他搞个画展,他说,咋搞啊,画都散出去了。这些年,只要有朋友相求,他立即拱手相送,而且都送精品。李冶刚说,人要正面示人嘛,你不能把自己不好的一面给别人看,所以我给别人的画都挑好的送。他出手阔绰,画作送出了百余幅。我问他得了多少报酬,他笑笑说,有啥报酬,请喝酒吃饭就是最好的报酬。其间,也有两人给了点润笔费,可弄得他自己却很不好意思。还有一件事也能说明他的豪爽,有个在沈阳美院上学的学生特喜欢冯大中的《高山景行》画册,遍寻不到,便通过朋友找到他,看这小伙那执著劲儿,一想起母亲那还有一套,他便把这价值千余元的画册送给了那个学生。


  和他下乡同在一个大队的原政协副主席姜峰说,李冶刚真值得一说的是他的人品,一是帮人助人,有求必应;再一个就是,他从不利用关系为自家牟利。从一个事就能说明:冯大中是李笑如的得意门生,按辈分他管冯大中叫舅。虽是这种关系,但李冶刚从未向冯大中索要过什么,每次,都是大中主动把他们兄妹找去,问他们有什么需求。李冶刚善画梅,他笔下的红梅,着浓艳于浑厚,涵茂密于清逸,纷披烂漫,繁花累累,色彩明快,生机勃勃。姜主席对李冶刚的画也有中肯的评价:他的梅花真的不错,确实有李笑如的家传。


  但李冶刚真正的家传还是在姥爷的处事态度上。李笑如最流传的一句话是:不积怨不积钱,行也安然睡也安然。李冶刚就是这种风格,每天写字画画,无拘无束;每天喝酒交友,潇洒自如。如何评价李冶刚呢,我想起当年韩天福老师为我写的一个条幅,那两行字用他身上再恰当不过了:大胆文章随意路,痴情人生洒脱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