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首页 新闻 房产 汽车 美食 商界 文娱 婚嫁 团购 论坛 公益 亲子 交友 宠物 读报 本溪日报 本溪晚报

糖画 甜丝丝的回忆

山城名人 | 本溪日报 2014-5-4 09:37| 我要分享 | 广告推广

摘要:   开栏的话:  记录本溪那些逐渐消失的老行当 (之一)  “行当儿”就是从事的一种行业,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本溪的行当儿“很多,在本溪的大街小巷里时常可以看到修理雨伞和磨剪子磨刀的;收购 ...
更多
  开栏的话:

  记录本溪那些逐渐消失的老行当 (之一)

  “行当儿”就是从事的一种行业,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本溪的行当儿“很多,在本溪的大街小巷里时常可以看到修理雨伞和磨剪子磨刀的;收购旧物的;剃头的等等。

  随着时间的推移,街巷里的叫卖声连同“响器”发出的各种声响逐渐消失了,很多“老行当儿”也随之消失,透过这些消失,我们可以感受到本溪每一种行业的兴衰,勾勒出本溪人生存状态的改变。

  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积累起了属于我们自己心灵深处的画卷--记忆。

  城市如人,它有自己的记忆。

  画糖画、捏面人、做风筝……曾几何时,这些行业还是一些人年轻时羡慕的行当,而如今,这些民间手艺却随着时代的发展,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但是,依然有人坚持着,因为这是他们祖祖辈辈所流传下来的手艺,他们期待在他们手中能够发扬光大。

  于是乎,人们每天晚饭后来到市政府广场散步,会看到画糖画的艺人在画着糖画;会看到捏面人的老大爷身边围满了一群天真可爱的笑脸。正是他们的坚持,让我们年轻一代见到了这些美好的事物,正是他们这种无法割舍的情怀,让他们坚持了下来。

  一张小桌上放着一口正在加热的熬糖锅、一把小铲、一把勺子、一把直尺、一捆竹签,这便是37岁徐庆伟的全部“家当”。

  记者见到徐庆伟时他正在绘制“金鱼”。只见他用小铜勺舀起溶化了的糖汁,在石板上飞快地来回浇铸,动作娴熟连贯,仅仅40秒便画出一条活灵活现的“金鱼”造型。在市政府广场十字路口处的人行横道上,身着运动装的他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而吸引人的正是他的绝活——画糖画。

  记忆中的糖画最甜蜜

  糖画,是一项年代久远的民俗文化,是以糖为材料来进行造型的古老民间艺术,它亦糖亦画,可观可食。民间俗称“倒糖人儿”、“倒糖饼”或“糖灯影儿”。这一绝活在南方颇为流行,但在咱们北方会这种技艺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小时候在学校门前,经常会看到一位老爷爷,挑着满是糖人的担子在学校门前支起摊子,然后用汤勺舀起溶化了的糖汁,在黑铁板上来来回回的绕上几圈,各种生动图案的造型便完成了。记得那会最喜欢的是那个龙,又大又传神,那会要是能吃上一块糖人,我能高兴好几天。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对画糖画这门手艺就开始感兴趣了。”徐庆伟眯起眼睛回忆着,流露出甜蜜的微笑。

  从厨师跨行到画糖师

  1978年出生的徐庆伟,是个标准的70后,但在本溪的画糖界来说,只能算是一位年轻人。当然,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本溪画糖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位是位来自南方的老爷爷,他的技艺是比较传统的那种,只画十二生肖。而我则算是自学成材,后期也添加了许多创新的东西。”

  从小贪玩的徐庆伟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好,但他却对绘画展现出了特有的天赋。从上小学开始,徐庆伟便是绘画小组的组员。像许多孩子儿时的梦想一样,他那会的梦想就是当一名画家。像神笔马良一样画出自己的一片天。

  但现实跟理想的差距终究是让人无奈的。后来,17岁的徐庆伟来到了二职高学习雕刻,这一做就是20年。也许正是从小对绘画的特有的感情,加上其心灵手巧的手艺,才让徐庆伟在本溪的厨师界闯出了名堂。

  然而,两年前的一次散步,唤起了他儿时的画糖梦。

  2012年三月的一天,徐庆伟路过市政府广场,看到了一位老爷爷正在路边画糖画。

  初春的阳光柔柔地照在那些糖画上,糖画金光闪闪,晶莹透亮,引逗得孩子们吵着叫着要买,这一画面瞬间勾起了徐庆伟童年无数美好的回忆,儿时的画糖梦瞬间被点燃起来。

  徐庆伟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回到家,他将自己的雕刻工具全部翻了出来,一点点专研。多年做厨师的经验告诉他,糖稀调配是糖画制作工艺中的重要环节,原料比例、温度等搭配对糖稀的制作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一遍遍地实验,一遍遍地改变,自己试吃、家人试吃、朋友试吃。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徐庆伟终于“出师”了。

  他的糖画造型更有时尚感

  第一次摆摊,徐庆伟的心里有些忐忑,但很快这种心情便被市民的热情所淹没。

  刚出摊不长时间,徐庆伟就靠着娴熟的糖画技术俘获了不少“粉丝”。一张四方桌,一个转盘,身旁的熬糖锅总是咕咕地冒着热气。前来买糖画的顾客中,有的人喜欢自定义,有的人则更愿意重温一下儿时的回忆,转一转圆盘,为自己随机挑选一个糖画图案。选定图案后,徐庆伟一边加热熬糖锅,一边有节奏地转动熬糖的筷子。不大一会,一锅热腾腾的糖汁就出锅了,下面,可就要展示真功夫了,只见徐庆伟一手拿出一根竹签放到石板上,一手操起锅勺,舀出一小勺糖汁,飞快地浇铸到石板上,这时,铜勺里的糖汁一股脑地倾斜在石板上,徐庆伟手腕上展功夫,旋转、画圈、交叉、相连……滚烫的糖汁遇到冷的石板,瞬间凝固成形。最后一步,再用尺子分离出糖画。就这样,一幅甜丝丝的糖画大功告成。

  时间久了,他觉得只画十二生肖太枯燥了,徐庆伟便开始尝试新的图案和创新。从平面的到立体的,从喜羊羊到玫瑰花,凡是市民们叫得出的形象,他几乎无所不会,并且不到一分钟,那糖画就会变魔术般出现在他的手中,令观看的人忍不住啧啧称赞。

  有时候市民喜欢什么图案,只要把图片给他一看,不一会惟妙惟肖的糖画便从他的手中画了出来。他画的立体玫瑰花,跟真的没两样。许多情侣买了一回后,第二天还会回来再买一支。

  与传统的画糖画艺人相比,他的糖画造型更具时代感。

  将糖画推广出去

  经常有人请教徐庆伟说:“这好学吗?”

  他都是笑呵呵地说:“这种手艺,全看你想学不想学。想学,再难也能学会;不想学,再容易也有学不会的。糖画是连笔画,中间不能断、也不能重复,所以一定要一气呵成,这就需要有一定的绘画基础;再一个,手腕儿要有功夫,拿勺子要有定力,手劲和快慢要拿捏自如,这样糖线才会不粗不细绵延不绝,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

  当然有些人也经常对他说:“这个东西简单,用拔丝地瓜的丝就能做。”每次听到这里,徐庆伟都会笑笑不说话。

  在徐庆伟的顾客中,以“80后”和小朋友居多,小朋友当然是被这惟妙惟肖的技艺和好吃的糖所吸引。而“80后”,也许是跟我们大部分人一样,寻找的是童年的回忆。

  采访的最后,徐庆伟跟记者说,“只要我还干得动,我就会一直坚持下去,不为别的,只为了看到这些孩子天真的笑脸,让我们这一代人记住我们的童年,我的坚持就有意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