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首页 新闻 房产 汽车 美食 商界 文娱 婚嫁 团购 论坛 公益 亲子 交友 宠物 读报 本溪日报 本溪晚报

本溪诗坛上的“高梁”——点评《七人合唱团》

原创 | 本溪日报 张 捷 2014-3-19 11:11| 我要分享 | 广告推广

摘要:   我曾写过一篇《一块绿葱葱不长高梁的草地》,形容本溪诗坛虽然旺盛,但不出高人的局面。现在我看到出高人的本溪诗坛在即了,“高梁”正在向天空拔节。  这是我在品读《七人合唱团》诗集之后,得到的一种肯定, ...
更多
  我曾写过一篇《一块绿葱葱不长高梁的草地》,形容本溪诗坛虽然旺盛,但不出高人的局面。现在我看到出高人的本溪诗坛在即了,“高梁”正在向天空拔节。

  这是我在品读《七人合唱团》诗集之后,得到的一种肯定,一种信心!耕种本溪诗坛,我算一个老者。我以血为剑拨乱反正,对口水诗、蝇蝇者,我嗤之以鼻,对我学生中的爬行者,也当之一棒。我写诗,但我的嘴不是诗,这是众人知道的。最让我高兴的是这七个诗人,没有一个是“口水”的,也没有一个玩“看不懂”的,为诗亮出一个“正能量”,为自己站出中国诗的形象。我在阅读中,心中生风,眼睛打雷,听“鼓点发芽”,看“一列火车劈开原野”,想起“少年时骑过的墙头”,突感“一些伤口/疼起来/才温馨”……马红钱、李冰、贾玉普、王剑波、候明辉、李文斌、赵德龙,这七个人的合唱,把阳光变成抒情,把月亮变成美声,这里有用“泥土捏成的自己”,有“赶着一群大雪/来北国放牧春天的人”,还有“用手上的血泡/照亮土地”的劳动者,更有让目光“在一朵朵白云里安祥”的诗人。在这条抒情且艰苦的起跑线上,谁冲在前面,谁半路卧倒,还得用时间来结论。写到这里我不由地为本溪诗坛曾出现过的天才女诗人申林感到惋惜!

  我是一个赶着一群大雪

  来北国放牧春天的人

  ……

  让我知道生命

  落进土地也还会有一个春天

  这是马红线的《雪花里的春天》。马红线是本溪诗坛资深人物,从民歌写到乡土诗,又转型到现代诗,一度是个唯美主义者。可是现在他的诗渗进了深邃的思想,一改过去的柔柔之音,有一种大气逼人的美。记住:没有骨头的肉,既使是里脊,也没有精排值钱!

  贾玉普是个“狂才”,狂才在古代就有。狂是有得有失的双刃刀。从他的近作看,明显地投入了思想重量,不再迷恋猎奇意象,像“打碎的水”这类不好琢磨的句子。他曾和我说要写小说,可是他的血液里骨骼里都被诗歌占领,我看他背叛不了诗。

  时光在空白处酿酒

  醉了,就用一片雪花

  将灯火覆盖

  拉长雪地的那串脚印

  终将和等待的森林一起

  离开三月卖场

  ——《风的眼》

  贾玉普在《想念一个人》的尾声中那几句话,既辩证又深刻,是一首疼明白了的好诗。没有经历写不出来,有经历没有才华也写不出来。

  一些伤口,疼起来

  才温馨,一些人,想到了

  才透明

  李冰,大家都叫“冰哥”。我叫“冰哥”就更有趣味了。一本《冷月琴歌》给山城读者种下月影琴音。他的近作《与妻书》、《一列火车劈开原野》都是好诗,但我特别喜欢《上班途中》,这首诗寓意巧妙深远,诗短意长,你反复地玩味吧:

  几只麻雀占据一条高压线,叽叽喳喳

  散布昨天的道听途说

  我一言不发,裏着防霾的口罩,形似蚂蚁

  从它们胯下,那根晾衣绳底,漠然钻过

  麻雀“散布昨天的道听途说”多么形象!可见这世上该说道的事情太多了。我一言不发,裹着防霾的口罩,去上班,埋伏多么复杂的感情!正如一位名人所言:“有的诗不说出来比说出来更沉重,更引人想像”。

  李冰不仅有优秀的诗品,还有人格魅力,他今春组织过“衍水踏歌”迎春诗会,又组织了《七人合唱团》,他对本溪诗坛的贡献可寄厚望。先学做人,后学做事,同样适于诗人的素质修养。诗歌的任务就是推动人性的崇高。

  王剑波是本溪诗坛一个“隐士”。虽不常见他的作品,但他是一个底气充沛的诗人。因为他善于观察人,观察事,该偷的他偷,该拿的他拿,不声不响地积蓄不少东西。他把一个人的生死写得这样坎坷与美丽;所有的歧路

  走成了脸上皱纹

  终于在一个夜晚

  回到野花深处

  还有“泪水流过泥捏的自己/影子伏在地上/匿藏了被人卑微的信仰”,这些语言没有花腔,就把自己在农村那一段日子写得逼真又艺术。我真希望剑波在合唱之后,有个独唱,唱出“中国好声音”。

  候明辉在本溪诗坛是个“亮剑”人物。出山不久就被选为本钢集团公司作协主席,本溪市文学艺术学科带头人。他的“几声发芽的鼓点”就把我的心敲回青春。他的诗很绝很巧很有个人魅力,又不发狂发疯,这注定他是一颗有自己天空的星。

  每一朵雪花

  都是河流的种子

  这种句子,谁能想像出来,不惊人耳目吗?!

  我的目光

  在一朵朵白云里安祥

  这什么境界?这是诗的大象!是心的平静飞翔!

  李文斌这个中年诗人,在《本钢文艺》邀我作评委时,我就发现这个“陌生人的优秀。”并选他两首诗在《辽东文学》上发表。今天又读到他的诗,真是喜出望外。

  漏洞百出的情愫,在裙摆的边缘打转

  一个女子的目光

  浸入雨打花伞的声响里

  在卢梭的背影里,不忍书写

  自己的   忏悔录

  怎么评点赵德龙呢?在国内有李白、苏轼、徐志摩、艾青,在国外有普希金、马雅可夫斯基、泰戈尔等一系列。但赵德龙应该理解“天道酬勤”,少一些上串下跳,少一些醉人醉月。因为诗歌是个人产品,不是集团公司作业。到头来,写不出好诗“金樽空对月”。他是我的好学生,有才华,更有灵动:

  他们用手上的血泡

  照亮土地 同时也被

  土地照亮

  血泡竟然有光,像灯照亮土地,而农民又被土地照亮,不精彩吗?

  刘兴雨在序言的最后说:“决定诗的品格的,让人们感动的,能流传后世的,是真实的体验,深邃的感情,博大的情怀”。我希望这七位诗人能在这几句真言的指导下放出巨光,以文化软实力支撑诗坛的硬件建设,用自己的彩色声音去撞击没有真的开始也没有真的回归的诗歌世纪!

  最后,我想借用当代诗坛大师韩作荣的一段话,请七位诗人去品对自己吧;“我喜欢那种坚实、有份量、更接近骨头的诗,而不是浓妆艳沫华丽虚浮的文词,以及装腔作势的铿锵有力。因为诗之魅力在于它的真实、纯粹、自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