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首页 新闻 房产 汽车 美食 商界 文娱 婚嫁 团购 论坛 公益 亲子 交友 宠物 读报 本溪日报 本溪晚报

张艺谋:中国电影被票房绑架 我要尝试不同风格

语录 | 新京报 2014-3-11 14:22| 我要分享 | 广告推广

摘要:   “天明爱电影,电影盼天明。”昨天,吴天明电影回顾展暨追思会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广电总局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以及第四代导演郑洞天、谢飞,第五代导演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何平、 ...
更多


  “天明爱电影,电影盼天明。”昨天,吴天明电影回顾展暨追思会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广电总局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以及第四代导演郑洞天、谢飞,第五代导演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何平、黄建新、李少红、米家山等,演员陶泽如,吴若甫等逾三十位当今中国电影界重量级人物出席并回顾了他们与吴天明导演交往中的点点滴滴。

  在张艺谋口中,恩师吴天明是他的“头儿”,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定于上午9点开始的电影回顾展,张艺谋提前20分钟就来到了现场。作为现场第二位发言嘉宾,张艺谋表示:“他是我电影之路的伯乐,也是第五代全体的伯乐。没有他,就没有《红高粱》,而《红高粱》的成功,改写了我的命运。”张艺谋认为,在当下这种浮躁的商品社会,再看吴天明的作品会让人觉得“特别可贵”。他说:“头儿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我会永远怀念他。”

  而遗憾没能参加追悼会的陈凯歌表示,“吴天明是中国电影创造历史的人物,那个时候中国电影健康清新,那个时候的中国电影关心民族苦难的声音,关心劳苦大众的命运,关心国家的前途。”

  对他说

  张宏森


  我想说一句我很抱歉。在我30岁出头的时候,吴天明导演给了我那么大的关怀和爱护。当我走到岗位上后,我却没有很好地报答和回馈。我想下一步我要做好一件非常具体的事,那就是我们要举全力,把天明导演的绝唱—《百鸟朝凤》在全国做到最大可能的普及和发行。

  张艺谋

  中国电影正是被票房绑架的年代,包括我自己,我们拍了不少,各种各样的片子,当然我自己对于拍商业电影有不同的看法,我们要试水,我们要两条腿走路,要尝试不同的风格。吴天明导演都看在眼里。我也在某些报道上看到他对我的批评,说得很对。

  我半年前和他见过一次面,我们谈了很多,他不谈我最近十几年的作品,我都知道,他一直看不上。他可能有这样的想法,就是什么时候,我、凯歌、壮壮,能拍一部他欣赏的电影。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希望电影做好了,请头儿看一眼,我很希望从他嘴里听到对我的一些看法,我很在意他。我拍的《归来》,当时也有这个想法。

  陈凯歌

  当时拍《黄土地》,采景的时候,他正在陕北拍《人生》,我们四五个人没有车坐,都是走一程,再想办法下一程坐什么车,正在陕北拍戏的吴天明知道了这个消息,直接给我们派了一辆吉普车过来。回来后,我们才第一次见到。

  吴天明自己的人生是传奇的人生,当时代允许他做一个正直的人的时候,他可以大放光彩,不允许他做正直的人的时候,繁华尽去,看淡一切。

  田壮壮

  天明最大的魅力就是他有一种本能。把这些小兄弟聚在一起,带着我们一起拍电影。不管什么时候见到他,跟他打个电话,总觉得像一个伞一样保护着你。

  黄建新

  我拍电影经常遇到困难,有一次有人问我说黄建新你拍的电影有没有一部说一次就通过的?我说没有,每一次电影都得修改几十处以上,没有低于二十处的。吴天明还在坚持,我为什么不坚持。这就是吴天明,我终身受益。

  郑洞天

  吴天明最后躺在床上,他可能至少会想三件事。

  第一,他在曲江办了第一届免费的全国青年剧作者进修班。第二,他一直希望看到艺谋和凯歌再次拿出《活着》《霸王别姬》这样的作品,可惜他没看到。第三,他还有一部作品没有问世,十年前被毙掉的电视剧《牛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