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首页 新闻 房产 汽车 美食 商界 文娱 婚嫁 团购 论坛 公益 亲子 交友 宠物 读报 本溪日报 本溪晚报

寻访文明的分野与融合

资讯 | 本溪日报 2017-2-22 10:08|

摘要: 寻访文明的分野与融合地理环境的多样性,造就了不同的生产方式,也深深地影响着文明的进程与类型。如果我们以时间和空间为坐标,去尝试廓清太子河文明的属性,如果我们把这一文明的特征,放在一个更为宏大的视角与背 ...

寻访文明的分野与融合

地理环境的多样性,造就了不同的生产方式,也深深地影响着文明的进程与类型。如果我们以时间和空间为坐标,去尝试廓清太子河文明的属性,如果我们把这一文明的特征,放在一个更为宏大的视角与背景下来考量,又会得到一个怎样的结论呢?

数九之日,室外的最低温度已经到了零下二十度,太子河市区段已被厚厚的冰雪覆盖,人们在河面上开辟冰场,这里成为了滑冰戏雪者的乐园。由此顺流十几公里,太子河就将冲出群山。白雪覆盖着广袤肥沃的黑土地,在太子河的滋养下,数千年来,这里一直就是整个东北农业最为发达的所在。即便在现在,太子河流域的用水量占到全省的70%,依然反映着这一地区经济的活跃程度。

向东两百公里,浑江的冰面上正人声鼎沸。冬捕,一网下去上千公斤的大胖头鱼,撩拨着所有人的神经。而由此上溯千年,这样的冬捕在辽、金时代盛极一时,对于这两个曾经雄踞中国北方,威名远播,幅员万里的帝国来说,耕种、渔猎和游牧,支撑起庞大帝国的经济基础。

文明的分水岭

本溪满族自治县,大凹岭,平均海拔千米以上。

高高的山岭,森林茂密,这里是辽河和鸭绿江两大水系的分水岭。岭的两侧,溪流的流向迥然不同。大凹岭以西,河水西流,形成了太子河的源头之一,由此,太子河一路西南流淌,成为辽河水系的一部分,最终注入渤海;大凹岭以东,河水东流,成为浑江的支流,最终汇入鸭绿江,注入黄海。

一道大岭隔开了两大水系,就如秦岭是黄河与长江的分水岭,也隔开了中国地理与文化上的南北一样,大凹岭也曾分野着两种不同的文明。

如果我们不以王朝、政权、民族,来厘定文明之间的差别,只以自然地理影响下的生产、生活方式的不同,来界定整个中华版图不同文明板块的构成,我们就会发现中华文明由不同的文明板块所构成。著名边疆史研究学者于逢春先生认为,中华可共分为五大文明板块。即:农耕游牧文明板块、泛中原农耕文明板块、辽东渔猎耕牧文明板块、雪域牧耕文明板块、海上文明板块。而这五大板块是一种平行平等的关系,既无主次之别,更无正统与非正统之分。统合“五大文明板块”的粘合剂,则是中国固有的人文地理条件与“大一统”理念、“天下观”“华夷同源”谱系等文化传统。

按照这样的构想,整个太子河流域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秦、汉时代曾处于泛中原农耕文明板块的边缘地带,与渔猎耕牧文明板块大致以秦汉时期的辽东长城为界。而秦汉时期的辽东长城一线大致与辽河鸭绿江两大水系的分水岭相互重合。这,看似是一种巧合,其实是一种自然与人文共同作用下的必然产物。农业耕作受到气候的影响非常巨大,在科技水平还很落后的时代,长城一线已经是农业生产所能达到的极限了。两千多年前,越过辽东长城,就是濊貊、肃慎、东胡系少数民族的聚居地了,由于气候寒冷,地广人稀,河流密布,所以那里的人们以渔猎、游牧为主,农耕生产水平并不高。通过现代考古发现,当时太子河流域的农耕文明发展水平不在中原地区之下。依托于发达的农业以及由此带来的手工业、商业的繁盛,在清代之前,整个东北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中心一直在以辽阳为中心的太子河流域,因此,当时的人们称整个东北地区为辽东。直到清帝国的兴起,辽阳的中心地位才转交给了后来居上的沈阳。

如果太子河永远是波澜不惊,那么我们将错过许多令人兴奋的风景;如果历史的河流始终吟唱着那首田园牧歌,那么我们将错过那些风云际会、荡气回肠的英雄史诗。幸运的是,文明的交汇与碰撞,让我们不曾错过那些惊心动魄的历史大变革。

辽东文明板块

就像自然地理中不同板块之间摩擦与碰撞产生地震与火山爆发一样,身处两大文明板块交界的太子河流域,也经历了剧烈的震荡,文明的交流、交融、交锋,伴随着千年的岁月,太子河流域最终成为了辽东渔猎耕牧板块中最有代表性的核心区域。

从公元一世纪开始,由于中原王朝的动荡,对于地处农耕文明边缘的太子河流域的控制力不断下降,这里不断受到来自渔猎、游牧民族的渗透。而随着地方少数民族政权高句丽王国的崛起与扩张,太子河流域的农业与高句丽固有的渔猎耕牧文明最终融合,重新构筑了辽东渔猎耕牧板块。太子河下游辽阔肥沃的黑土地,适宜农业生产的温度与降水,让这里依旧保持着农耕文明的特点。经过这样的整合,辽东文化板块得到了壮大,高句丽也因为农耕的极大发展,弥补了渔猎所得的不足,国势达到了极盛。

公元8世纪,渤海国兴起于高句丽故地,虽然丧失了对于太子河流域的控制,但农耕文明却深深地影响这个海东盛国。对于耕种的重视,使其文明所达到的高度与之前的匈奴汗国和突厥汗国这些游牧文明所无法比拟。也正是对于农耕文明的认可让这个东北地方政权的汉化文明程度很高。

公元9世纪,辽的兴起让辽东渔猎耕牧文化板块最终定型。辽、金两代以此为依托,终于形成了强大的政治势力,有了进取中原的实力。至建州女真的崛起,后金政权得到整个太子河流域继而整合辽东,极大促进了满族的形成和国家的建立,并为日后入主中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可以说,太子河流域是辽东文明板块形成的关键与核心,它为高句丽、辽、金、清的崛起,提供了可以依托的稳定的后方。

榷场与马市

文明之间的融合,是在战场与市场间完成的,太子河见证了无数的战争,更见证了和平与贸易。位于太子河上游的碱厂堡和清河城最具代表性。它们既是中原王朝防范游牧民族袭扰的防御据点,又都在和平时期,成为各族人民互通有无,友好往来的榷场,几百年前,这里的马市贸易曾经非常繁盛。

碱厂最早建堡的时间是1476年,大明帝国开始注重经略辽东,修筑边墙,设堡建台,防御北方少数民族,特别是女真族侵扰。碱厂地处交通要冲,乃是兵家必争之地,在此建堡屯兵意义重大。辽东山区山高林密,陆路交通多有不便,而碱厂地势平坦,又深得太子河舟楫之利,便于战略物资和兵员的集散与调动,所以“碱厂堡”在当时整个辽东防御体系中的地位显得十分突出。就这样,“碱厂堡”作为辽东边墙上的重要防守据点登上了历史的舞台。此后的数百年间,碱厂堡得天时、占地利,开启了持续数百年的繁荣。

战火与炊烟,沙场与马市,在“碱厂堡”交替,见证了大明帝国与北方少数民族的恩恩怨怨;时而刀兵相见,时而兄弟往来,铧犁桑蚕交换貂皮人参……战争与和平,让碱厂堡成为了农耕与渔猎游牧的交流与融合的平台,见证了辽东板块的最终形成。

明代中期,随着与女真各部的时战时和,清河城也扮演着双重角色——这里不仅是明军与女真反复争夺的军事要塞,而且也是明朝与女真贸易交往的重要市场,时称“清河马市”。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明廷批准设清河马市,次年,清河马市正式开市,亦称为“清河关口市”。“马市”顾名思义,最初是易马。马匹是当时中原地区最为宝贵的战略物资,中原汉地用出产的丝绸、粮食、盐、茶叶换取北方游牧民族的马匹,两方皆从中受益。清河马市当时交易的物品包括粮食、布匹、牲畜、盐等,却并无马匹。“清河马市”繁盛一时,极大促进了辽东各族的人民的交往,对早期辽东经济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回顾两千多年的历史,太子河流域始终是农耕文明和以渔猎为主的文明形态相互交流交融交锋的风云际会之地,这条河流促进了辽东渔猎耕牧文化板块最终的形成。

东北的底色

人们说,一条河流滋养一方土地,一条河流给予两岸以文化的特质,涂抹人群以性格的底色。太子河,曾经辽东文明的中心,渔猎耕牧的生产方式虽然早已不再适合今天人的时代,但它所孕育的文化和精神却依旧富有感染力与生命力。我们应该为自己是一个东北人而感到骄傲,为这里先民们那骨子里的英气与豪情而激动。

昔年,朱蒙逃离扶余国,草创高句丽地方政权,披荆斩棘,栉风沐雨,其子孙终得辽东故垒,国势声威远播,国祚700余年;渤海国曾以辽东一隅之地,开创海东盛国的威名;辽帝国得渤海故地统合辽东,而至发迹,向西横联朔漠,向南直抵白沟与北宋对峙,幅员万里,文治煌煌,武功赫赫,不可一世;女真人完颜阿骨打更是以2500铁骑起兵,平辽勘宋,在唐灭亡之后,重整中国北方的政治版图。金灭亡三百多年后,其子孙更是以十三副铠甲起兵,短短50年间,在整合辽东之后趁中原板荡,20万健儿入关,建立清朝,辽东铁骑饮马中原、驰骋青藏高原、扬鞭蒙古西域、扬帆海疆,一举奠定今日中华版图,可谓壮哉。

东北人何以有如此魄力,究其原因在于这片土地独特的渔猎耕牧文明使然。渔猎耕牧,几乎汇集了早期人类所有的主要生产方式,因此这一地区的族群,天生就没有狭隘的地域观念和文化上的局限,脑子里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行为上就没有那么多的瞻前顾后,辽阔的原野,茫茫的林海,连绵的草原,浩荡的江河,都是他们纵横驰骋的大舞台。这里的人们,能够因地制宜地生产和生活,而且善于学习吸收融合其他民族的优秀的文化与技艺,这些都赋予了东北人一种一往无前的开拓精神。这种精神对于今天的我们依旧弥足珍贵。

行走太子河,我们在捡拾自然与先祖留给我们的自然和人文遗产,更是在寻找先辈遗赠给我们的精神财富,汲取奋力前行的力量。

太子河有太多的秘密要耳语给我们。我们洗耳恭听。

相关链接

辽东板块在中国疆域底定过程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和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得以缔造的核心问题,几乎都集中地显现在这里,从商朝由此南下到五胡乱华,从鲜卑人到北朝建立,从辽金开拓中原到元、清分别统一中国全部陆疆与中国整个海陆疆,大凡开局与收官的重头戏都在这个舞台上登场。

——考古学家 苏秉琦

“辽东板块”所具有的渔猎耕牧特质使得它与生俱来兼有游牧与农耕民族文明之优势:其强悍与擅长骑射乃游猎民族之所长,此乃优于农耕民族、不亚于游牧民族之处;其天生具有吸收其他民族文化与文明之本领,乃其不亚于农耕民族而优于游牧民族之处。

——边疆史学者 于逢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