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首页 新闻 房产 汽车 美食 商界 文娱 婚嫁 团购 论坛 公益 亲子 交友 宠物 读报 本溪日报 本溪晚报

两岸往来人 但爱河鱼美

资讯 | 本溪日报 2017-2-22 10:04| 我要分享 | 广告推广

摘要: 两岸往来人 但爱河鱼美□ 作者 蔡升升冬去春来,河开燕还。每到冰消雪释的初春时节,“开河鱼”就成了美食爱好者们绝不肯错过的时令美味。身伴一条太子河的人们有着更好的福气,据调查统计,太子河里生活着44种鱼类 ...
更多

两岸往来人 但爱河鱼美

□ 作者 蔡升升

冬去春来,河开燕还。每到冰消雪释的初春时节,“开河鱼”就成了美食爱好者们绝不肯错过的时令美味。身伴一条太子河的人们有着更好的福气,据调查统计,太子河里生活着44种鱼类,其种类繁多在整个辽河流域可谓首屈一指。这些鱼类以鲤科居多,冷水科鱼类也比较丰富。

鳌花、重唇、细鳞、金色鲤鱼……这些“太河鱼”更是大名鼎鼎,开河之时的“太河鱼”则更是鲜美无比,令人为之回味。

打春之后,冰雪依旧覆盖着太子河,春天还只是停留在黄历的纸面上,人们在翘首期待着河开燕还,念想着太子河春天的开河之鱼。

古有民谚说得好:“居就粮,粱水鲂。”太子河古称梁水,鲂是鳊花鱼,扁身细鳞,是太子河中鲜美的鱼类。据《辽阳县志》记载,太子河等河川有鱼、虾、蟹等三十余种,名贵者有鲤、鲂、鲫、鲇、重唇等。明代辽东巡抚都御史王之浩明嘉靖进士,在《过代子河》诗中留下了:

沙边浴鹭矜毛羽,

天外冥鸿厌稻粱。

斥堠远传清塞铎,

椁丁新架捕鱼梁。

写尽了太子河两岸,鱼米之乡的优美风光。

曾经专属帝王家

太子河鱼最为荣耀的记忆是走进皇宫,从辽代开始,就是皇家的御用之鱼。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中国漫长的帝国时代,凡一方之土特产,要将最新、最好的向朝廷交纳,供皇族使用,称之为“贡赋”,而贡赋之物,必为一地之特产。君主们之所以要这样做,与其说是贪念美味以满足口腹之欲,不如说是以此来彰显他对整个天下财富的占有。正因如此,太子河以盛产名贵鲜鱼,为历代起家北方的君主们所惦念不忘。

太子河鱼作为皇家贡品,最早是出现在辽代皇帝的餐桌之上,梁水(太子河)盛产鱼鲜的记载最早也出现在《辽史》的记录当中。渔猎耕牧于辽河流域起家的契丹民族虽立国数百年,汉化程度很深,但一直对“渔”和“猎”有着特殊的偏好,这也让文物彬彬,无异于中华的契丹民族,始终保持着骁武平陵的英武之气。

每到春季,辽帝都要到其治下的大河之畔捕“开河鱼”,开“头鱼宴”。然而“头鱼宴”作为契丹人的盛大仪式,也给女真民族的英雄们提供了施展的舞台。公元1112年,女真人首领完颜阿骨打就在“头鱼宴”上,拒绝为辽天祚帝舞蹈,公然反抗辽帝国的统治,继而和一群女真武士们在白山黑水间开启了辽、金更迭的大时代。

历史的惊心动魄,就这样被一桌“头鱼宴”演绎得意味深长。而鲜美的太子河鱼却并没有随着辽帝国的灭亡而远离皇室的餐桌。起家东北的女真人、满洲人,甚至是草原雄鹰蒙古人,都对太子河鱼有着近乎偏执的爱好。

“鱼,吾之所欲”,一尾尾鲜活的太河鱼就这样带着山野河川之气,从辽东清澈的溪流游入了森森的宫闱,在历史的长河里,留下丝丝涟漪,浪花朵朵。

开河之鱼携春意

厚厚的冰层下面,鱼群处于休眠状态,很少进食和活动。经过了一冬的净化,鱼体中的一些异味物质渐渐溶于水,鱼体内储存的营养物质,尤其是脂肪的转化、消耗,让鱼的肉质更加鲜嫩纯净。这就是开河鱼,异常鲜美,拥有最纯正“鱼”味的原因了。

对于一个生长在太子河边上的东北人来说,开河鱼吃的是鱼味,更是春天的味道,一顿鲜美的开河鱼,是迎接春天的仪式,更是人们心理上春天的起点。对于开河鱼的期待,源自东北冬天的漫长与严酷和东北春天的短暂与鲜活。一个东北人,半辈子都要生活在冬天里,冬天的压抑有多少,对春天的盼望就有多少。此时,冰凌尚存的春水中一尾鲜活灵动的鱼儿,足以带着人们的思绪与江南的桃红柳绿同频共振。于是,吃开河鱼就成了最具体、最物质、最解馋的春之畅想。开河鱼,人们喜的不是鱼,而是开河,那意味着好日子的到来。

其实,不只是今天,自古以来,生活在东北的渔猎民族,都视捕捞开河鱼为很隆重的仪式。在辽代,皇帝春天外出游猎时,最初捕获的大鱼,亦被称为“头鱼”,并要举行隆重的“头鱼宴”。自公元11世纪,辽圣宗开始,直至末代的天祚帝,历代的辽国皇帝每年春天都会千里迢迢,一路向北,于大河岸边安营扎寨,就春寒料峭之风,撒网捕鱼,祭天、祭地、祭祖先,举行隆重的“头鱼宴”,感谢自然的馈赠。现在人们依旧对开河鱼趋之若鹜,然而美食当前,人们却早已把天、地、祖抛诸脑后,更无暇探究其中的文化、历史和心理的意义,但千古不变的鲜鱼之味中,我们依旧可以品尝到春天的气息,慰藉对于春天的向往。

一鱼之味总关情

辽东,天寒水凉,一年当中适合鱼类生长的时期很短,这也造就了太子河鱼的鲜美与珍贵。北方渔猎民族历代遵循着“猎杀不绝”的传统,对太子河实行着严格的渔禁,限定捕捞的季节、数量和大小,捕捞所得专供朝廷,只有大灾之年才得开放。据《元历本纪》记载“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四年(1298年)三月,因辽东饥馑,驰太子河捕鱼禁。”《奉天通志》《辽阳县志》亦有类似记载:每逢辽东灾荒之年,农田欠收,民饥之岁,官府才下令限期开放太子河渔禁,以资赈济灾民。

视辽东为“龙兴之地”的大清,对太子河鱼更是有着特殊的感情。当时的盛京内务府规定,太子河为官河,不得私自捕捞,并在沿河流域分段设置网庄,选设差丁管理,渔户按时令捕鱼、纳供。清代,在本溪境内沿太子河两岸,设有网庄的村庄有很多,如:打渔堡子、小市、观音阁、下堡、中寨子、松树台、泥塔、梁家屯都有从事捕鱼的渔户。到了清乾隆年间,太子河名贵贡鱼因连年捕捞,已变得不易收获,往往拖欠贡鱼,无奈,只好以银两补纳贡鱼之不足,而这种制度直到清末才废除。

定鼎紫禁城,坐拥天下的大清皇帝,可谓锦衣玉食,为何还念念不忘辽东的几条“太河鱼”呢?除了纳贡的象征意义之外,兴起于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民族长期渔猎耕种于辽东地区,“太河鱼”是最正宗的家乡味道的代表,正所谓“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来自家乡的鲜鱼,慰藉着故园乡愁,味道自然是格外地好。

在本溪的民间故事中流传着很多当年努尔哈赤带领八旗健儿在太子河以及其支流细河捕鱼,作为军需给养,解三军饥馑,取得战斗胜利的故事。故事的真伪如今已无法考证,但故事本身的逻辑却非常符合游牧民族在战争中就地取得给养的传统。岁岁进贡的“太河鱼”表达着爱新觉罗子孙们对先祖创业艰辛的缅怀。食用太河鱼与一年一度的“木兰秋狝”一样,是为了追思先祖,保持勇武之风,食先辈所食之鱼,以示永不忘本。

三百年来家与国

已经年愈七旬的赵宝田老人是为皇家守陵和太子河上的捕鱼人的后代。他耗费十年之功编写了《本溪大峪赵氏家族全书》,这部家谱详细记载了三百多年来,从开山祖陶国泰开始,这个家族是如何在太子畔繁衍生息,开枝散叶的历程。

康熙十一年(1672),大峪满族赵氏开山祖(伊尔根觉罗氏)陶国泰领旨回辽东为萨哈廉护陵。以三王坟(萨哈廉坟)为中心,十五里内土地被划为祀田,从此,陶国泰和家人,以护陵为业,祀田为生,在本溪居住了下来,传下赵氏一脉。太子河畔土地丰腴,加上辛勤的耕耘,逐渐形成了阡陌纵横,炊烟连绵的升平景象。由于赵家来此落脚之时,曾因近水打渔便利,将捕捞太子河鱼作为生活的调剂和补充,他们居住的村子得名“打渔堡子”,但太子河中的细鳞鱼为贡品,并专设渔丁打捕,不得民间私捕,所以赵家所在的村庄只落下一个“打渔堡子”的空名。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我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进入本溪地区,将这个地方编为第五区,命名为“大峪区”,从此大峪这个名字便沿用至今。

如今“打渔堡子”已渐渐被遗忘,转之谐音的“大峪”地名沿用至今,仍在提醒着我们这里曾与太子河鱼有关。赵家作为本溪人“从龙入关”后,回迁本溪的最早一批居民,从一个小小的渔村起步,经过三百多年的繁衍,已经人口过万,散布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赵氏的后人人才辈出,他们与陆续来到这片土地的人们一同开垦这片沃土,共同抵御外侮,建设家园。溪湖之畔、太河之侧,城市的先民们就这样依水而居,伴水而生,让我们今天的城市因水而美,与水相融。

天青河晏鱼儿归

细鳞鱼、重唇鱼、鳌花鱼、金色鲤鱼……这些曾经太子河里的名贵鱼种,今天更多地是出现在父辈们的记忆里,而不是现实的生活中。以太子河所产名贵鲜鱼为原料著名的“太河宴”也曾因原料难求而不能重现。工业化、城市化的恶性膨胀曾让太子河不堪重负,严重的污染加之过度捕捞,让那些对环境要求极为苛刻的名贵鱼类几乎绝迹。太河鱼几乎成为了传说。

好在随着人们的环保意识不断增强,政府不断加强对环境的保护,特别是加强治理水污染方面的投入。2008年,我市在全国109个重点城市评比中,以生活污水集中处理率超过94%的成绩,位列全国第一,本钢的工业污水也基本实现了“零排放”,太子河的水质有了显著提升。每年,市水务部门都会与多部门联合,在太子河城区段组织大规模的野生鱼类放生活动,用以修复河流的生态环境,唤醒人们的环保意识和对母亲河的热爱。此外,水务部门还下大力气疏浚河道,并严格执行有关禁渔规定,在每年的4月1日至6月30日的禁渔期内严格执法,让太子河的生态环境得以改善和修复。

每年冬季,越来越多的水鸟开始在太子河城区段嬉戏流连。夏天的太子河城市段,越来越多的市民来到河边垂钓,而且渔获颇丰,多年不见的鳌花鱼、细鳞鱼、重唇等对水质和环境要求颇高的名贵鱼类又重现太子河,这些都预示着这条河流光明的未来。

1983年8月,伦敦垂钓者拉塞尔·多伊格获得了英国泰晤士河水管理局颁发的一只银杯和一张190英镑的支票,奖励他从泰晤士河中钓到了一条鲑鱼。英国媒体纷纷报道说,这标志着泰晤士河在因严重污染死寂了150年后再次复生。但愿有一天,一位钓友兴冲冲地跑到本报编辑部,一同分享垂钓的惊人收获。细鳞、重唇鱼、鳌花、金色鲤鱼……这些水中生灵重现太子河,是一件值得居住在太子河两岸所有人共同为之努力,并为之骄傲的事情。这不仅仅是因为鱼的美味,更意味着我们对过往失误与错误的成功救赎。在我们的手中,一条生机勃勃的太子河,是我们对子孙后代最好的馈赠。

时至今日,太子河鱼依然是我们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美味,外地游客来溪,一盘分量十足,鲜美无比的酱焖河鱼最能吃出纯粹的本溪味道。

但愿美味的太子河鱼永远不会成为美丽的传说。

相关链接

1983年,考古工作者挖掘了位于本溪县谢家崴子村太子河左岸的本溪水洞遗址。在遗址中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有打制石器,较多的骨器,且有陶网坠等,表明太子河流域很早就有人类渔猎活动。

太子河鱼古时就很有名,“居就粮,梁水鲂。”鲂是鳊花鱼,扁身细鳞,是鲜美的鱼类。据《辽阳县志》记载,太子河等河川有鱼、虾、蟹等三十余种,名贵者有鲤、鲂、鲫、鲇、重唇等。

2013年,大连海洋大学以辽河流域太子河为例, 将太子河流域划分为2个生态区,其中A区包括太子河中、上游的流域,涵盖了51个采样点;B区包括19个采样点,主要是太子河下游的绝大部分流域.开展鱼类生态调查。

结果表明,采集太子河鱼类8495尾,分属2纲9目12科36属44种,符合辽河亚区鱼类的分布特征,其种类繁多,且以鲤科鱼类居多,冷水科鱼类比较丰富。

我市境内的太子河支流众多,水质清澈,冷水资源丰富,为发展虹鳟鱼、鲟鱼等冷水鱼养殖产业提供了有利条件。本溪市虹鳟鱼良种场是全国大型的虹鳟鱼育苗繁育场。我市的虹鳟鱼卵及种苗供应到全国各地,市场份额占全国的三分之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大家都爱看
推荐活动
服务信息
视觉焦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