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首页 新闻 房产 汽车 美食 商界 文娱 婚嫁 团购 论坛 公益 亲子 交友 宠物 读报 本溪日报 本溪晚报

红木遭遇疯狂炒作 十几年来价格暴涨上百倍

家居 | 2013-11-1 12:59| 我要分享 | 广告推广

摘要:   木之疯狂:红酸枝VS黄花梨  升值、暴涨、天价,这些词儿在当下都与黄花梨、紫檀红酸枝这些名贵的家具木材联系到了一块。作为中国古典家具的三大原料,黄花梨现在已经几近绝迹,素有“十檀九空”之说的紫檀,也 ...
更多
  木之疯狂:红酸枝VS黄花梨

  升值、暴涨、天价,这些词儿在当下都与黄花梨、紫檀红酸枝这些名贵的家具木材联系到了一块。作为中国古典家具的三大原料,黄花梨现在已经几近绝迹,素有“十檀九空”之说的紫檀,也已经没有大料可用,红酸枝如今日益的紧俏,吸引了众多的红木家具爱好者的目光。那红酸枝到底还能涨多久?它的价格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黄花梨”?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艺术品市场评估专家刘新惠、著名财经评论张鸿共同评论。

  升值、暴涨、天价,黄花梨、紫檀、红酸枝到底还能涨多久?

  记者日前在广西凭祥一家规模很大,装修豪华的家具店门口看到,这里停着很多挂着外地车牌的轿车,浙江的、广东的、四川的,都是为了购买大红酸枝。




  记者:那这次想要多少吨?

  福建仙游客户:他有多少拿多少。回去批发?

  韦钢(原木经销商):他们都是批发商,很大的批发商。

  大红酸枝学名交趾黄檀,为什么这么多人急着要买大红酸枝?

  韦钢(原木经销商):黄花梨从2003年到现在,(价钱)涨了差不多100倍。大红酸枝2003年到现在,(价钱)涨了15倍。红酸枝的空间要比黄花梨还大得多,红酸枝涨到五十倍的时候,那是什么价钱,现在是才涨了15倍。我们十几年都在做这个材料。

  在红木市场中,以海南黄花梨、印度小叶紫檀、老挝红酸枝最受投资者青睐。海南黄花梨因原料稀缺,十几年来价格暴涨上百倍,业内人士预测,近两年红酸枝很可能成为下一个黄花梨。

  在凭祥一家颇具规模的成品家(小区网 论坛)具加工厂里,有着法国血统的小伙子阿夏是越南最大的原材料供货商,每年卖到中国的红木原料有4000多吨,阿夏告诉记者,现在红酸枝已经很难找到了。

  阿夏(越南客商):在越南,以前主要在中部还有南部,北部没有料,像老挝一样,南部有、北部没有。哪一个地方有木料我去找,有的时候很累的,很难找到。

  记者:阿夏说,因为旧木头抢手,有不小的客户群,在老挝拆老房子已经成了目前红酸枝的主要来源。一些原木经销商到老挝高价收购当地百姓家的房屋和旧木头。

  韦钢(原木经销商):这种货去年以前都是一万多元钱一吨的,现在这个行情这种东西,要三万多元钱一吨,整个行情要比去年涨了百分之七、八十。而且这种货现在都不好找,不是说要多少有多少,你看后面那些客户,他们都是五、六帮人,在这里等了几天了。最后一到这里都已经卖掉了。

  和阿夏一样,韦钢也是原木经销商。为了找到更多的红酸枝,他在老挝雇了两、三百个当地人帮他找木头,每天都要拆两、三个房子。今年已经拆了三十多栋,看到旧木头很抢手,老挝的房主也开始抬高价钱。现在涨价最高的就是拆房料,与年初相比翻了几倍。

  韦钢:他们从三万美金(的价格),这两、三个月一栋房子,普通的房子,十一、二条柱,(价格)提到11万美金。11万美金,60多万元(人民币),要比普通二级城市的房价,还要贵,像那样一个破房子。我们算算到七千多块钱就一个平米了,有时候你拆一栋房子,上面只有两根是红酸枝,其他都不是。

  韦老板说,现在即使是拆老房子,红酸枝的木料也很少了。因为老挝只有小部分山区的村庄里才用酸枝来做房子。

  张鸿(《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大家制造的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稀缺

  其实一直在涨有这么几个原因,一个是基本面一直在涨,黄花梨、紫檀都在涨,所以这个也跟着涨。然后还有一个题材是什么,你说最近几个月暴涨,为什么?前几个月出来一个什么国际濒危植物的名录,就说这些植物属于濒危的,那意味着稀缺,所以就又开始炒。当然这里边可能都是炒作的题材。第三个就是资金的流入,大家制造的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稀缺,包括我们看到说老挝,包括海南,说黄花梨都没了,房子都得拆了。就是让你买不着,你就觉得恐慌了。

  我原来也是这个观念,说红木家具,贵族都用这三大。所以那两大都已经涨完了,那两大确实现在说是稀缺了,没有了,那得补涨吧?那就涨得太猛了。股市上题材不也是这样嘛?那几个涨了,这个就开始涨了。所以如果它真是三个平级的,那它补涨是有道理的,但如果它不是,仅仅是造概念,那可能就不正常了。

  刘新惠(《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炒作把稀缺的概念给丰富了

  稀缺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以前的稀是买的人少,缺是东西少,是人和东西之间的关系。现在把这稀缺的概念给丰富了,也跟以前的概念给混淆了。现在一说什么暴涨,首先先给制造一个坑,这坑有多大?它不是一般的陨石坑。反正大家都说这东西涨,首先就编一个故事,就说这个东西是稀缺的,稀缺到什么程度?现在都开始起猪圈了,你想起猪圈那才能用多少料,连那样的料都能用了。以前是论吨买,后来又是论斤买,现在都论克买了。

  红酸枝,以前的概念来说,是硬木家具的概念。硬木家具实际上来说就是紫檀、黄花梨的概念,实际上红酸枝就是我们说的红木。它为什么叫酸枝啊?它是上不了紫檀、黄花梨那个档次,差好几个档次,因为就是它的味道不好闻。它酸,你一擦桌子有时候都可以闻到那个木头的酸味,它并不是属于最高档的。但它有一样好,它就是耐用,它就是硬木。它就是南方也能用,北方也能用,就是有钱人也能用,就是稍微有点钱也能用,但是老百姓基本不用。老百姓用榆木的,或者其他硬杂木的。

  实际上来说材料,就是人类的贪欲越大,需求量就越大。它有多大的供应量,和人的心相比较的话,都是小的。而红酸枝到底有多少?实际上来说到目前为止,全世界都没有做过一次精细的考察。所以说到底有多少?千万别信。现在说稀缺,那全世界到底有多少棵?存量多少,你调查过吗?没有一个权威部门发布过这样的信息,所以说这都是一个美好的推断。南美很多很好的树木,非洲也有很多很好的树木。只不过那时候我们是用了紫檀和黄花梨,还有很多很好的硬杂木你都没有用,说万一用了,它的市场价值又是什么样?我觉得也是看我们的理解力有多么强。最重要的是,实际上红酸枝也好,紫檀也好,黄花梨也好,不要把目光就是老盯在什么材料上,一定要盯在材料所附加的文化值上和艺术价值上。卖的是文化和艺术,并不是那个材料。

  张鸿(《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投资品暴涨可能是资本从实业溢出的恶兆

  这是一个补涨的概念,但是黄花梨可能还会涨。因为从金融的角度来说,它其实是一个货币现象。这些年来,不管是收藏品,还是艺术品,他们的暴涨其实和我们的货币量有关系。那大家有了钱可能就会去买这些。我当然不愿意这些东西暴涨,但是很不幸的,我隐隐的觉得它可能还会继续暴涨下去。因为比如说货币量,比如说没有特别好的投资渠道,股市也不涨,房价又限购等等这些都存在的话,包括很多领域也不能去的话,那可能这些概念出来就会吸引人。

  从财经评论员的角度来说,我特别愿意跟大家分享《历代经济变革得失》,这是吴晓波(微博)的一本新书。他里边有这么一句话,若在某个时期出现奢侈品消费巨增,文物价格上涨,以及土地房产购买热潮,可能并不代表经济的复苏,更可能是资本从实业溢出的恶兆。

  刘新惠(《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这一行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我觉得得辩证来看,为什么某些和艺术品、和工艺品有关的东西容易飞涨,暴涨?涨到什么程度都很难预料,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不光是材料稀缺,实际上,喜欢中国艺术品的老百姓特别容易被忽悠,就是人家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因为这真的是一个非常信息不对称的行业。因为懂这行的人太少了,能把这行里的事儿说明白的人少之又少,但是相反,把这个事儿说的不明白的人越来越多。

  我们以前流行是这么一句话,叫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为什么呢?也就是说,它一件东西很难卖出去,三年才开一次张,当然是个比喻。但是开张他可以吃三年,所以他不着急,它是一个慢行,慢工出细活。现在是什么,全民咔,一说什么涨,都觉得这东西好。一说玉,都是和田玉,是吧。甭管是青海玉、还是昆仑玉、还是俄罗斯玉,哪儿的玉,反正是一块好看的石头,他告诉你这都是羊脂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